长春酒店推荐网络社区

韩江论坛 | 李泽楷:“小超人”怎样玩转资本?

韩江论坛2018-05-21 10:20:38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韩江论坛!

转载文章必须联系授权

微信号:hjforum

韩江流域,是名副其实的财富巨子故乡传奇。“韩江论坛”公众号将陆续推出韩江人物志,讲述韩江商业精英的故事,结合他们“商者无域”的智慧,探讨他们成功的财富之道,以及“君子之守,子孙之昌”的传承精神,敬请关注和期待!

本次韩江论坛拟介绍的是人称“小超人”的李泽楷先生。李泽楷先生继承了乃父的商业基因,在新的时代又青出于蓝,以卓越如鹰隼的眼光、恢弘如大鳄的手笔,创造一个又一个资本传奇。1998年,32岁的李泽楷先生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50为数字精英之一,名列第三十位(比尔·盖茨第一)。对于华人互联网行业、TMT行业的发展,李泽楷先生也是一位功不可没的推动者。2017年,李泽楷身价高达港币340亿元,名列香港《富比世》2017年富豪榜第15名。很多文章关注的是他身旁的佳人,对于他传奇的商业思维和胆魄心力,似乎可以着墨更多……

孔孟之道和“你掷界”

“简单不是苦,简单是幸福”

李泽楷,1966年11月8日生于香港,天蝎座,祖籍潮汕。这一年,内地掀起文化方面的革命,香港触发“五月风暴”,李嘉诚趁经济低迷大举购入质优价廉的地产,从此介入地产业。父亲李嘉诚给儿子起名,“泽”是家族辈序,长子名“泽钜”,“钜”是大而刚之意,出自《史记》:“坚如金石,宛之钜铁施”;次子名泽楷,”楷”是指楷模、典范,出自《后汉书 卢植传》:“学为儒宗,士之楷模,国之桢干也。”

李泽楷曾谈到父亲对他的教育,说父亲从不讲如何做生意,只是教育他如何做人,标准乃是孔孟之道。 6岁的李泽楷随父母乘坐飞机,父亲带他看过头等舱那纤尘不染的白色桌布后,不顾母亲的反对,硬把他赶到了拥塞的经济舱,对他说:“孩子,你以后都得到后面去,在凭自己的能力换得头等舱机票前,你不会再看到眼前的一切了。”李嘉诚常带他们坐电车、巴士,出海游泳时也不忘带一本中国古典书籍,给儿子讲述做人之道,特别强调“守信”、“义气”等在生意场上的重要性。在李泽楷不满十岁时,李嘉诚常安排两个儿子列席长实的董事会议。


李嘉诚谈李泽楷儿时趣事


父母陪伴的日子,生活饮食简单,父亲可以给儿子连续四年每周末吃番薯糖水。想起这种“简单”,李泽楷说,“简单不是苦,简单是幸福”。根据父亲回忆,小时候”不怎么安坐、做事不仔细”的李泽楷,有一次竟安静地将父亲朋友赠送给他的一件名贵的坦克车玩具用纸花包装好,送给了一名游艇的帮工,因为那名帮工没钱买玩具给快要过生日的儿子。这样的品质是持续的,在卫视时代,他曾经到一所自愿机构属下的问题青年中心当了很长时间的义工,为曾离家出走的中学孩子补习英语。

据说李泽楷初中打乒乓球时得了一个绰号“你掷界”(粤语,意思是“你越界了),足见少年的李泽楷不喜按常规套路出牌的不羁精神。这位少年喜欢独立行事,且颇具辩才。1979年,李泽楷(13岁)被父亲送到美国加州Menlo Park High School读中学,李泽楷坦言这是“一生中最寂寞的日子,好像在地狱一样”。1983年他考入斯坦福大学电脑工程系,学习期间他生活自立、低调,骑自行车上学,并到麦当劳打工、到高尔夫球场当球童赚取生活费,据说毕业时将父亲寄的生活费连本带息还给了父亲。

加州的创新活力和斯坦福的创想氛围,吻合了李泽楷追求自由的品性。在美求学期间他考了很多驾驶证,地上、水上和天上的都有,最喜开快艇和飞机。17岁时,他潜海猎了一条5英尺长的鲨鱼送给父亲,李嘉诚笑纳,并将鱼做成了标本。

投资银行和卫星电视

“那一行有学问的人太多了,很难赚到钱”

1987年,李泽楷(21岁)从斯坦福毕业,加入父亲持有股份的投资顾问公司——加拿大哥顿投资(Gordon Capital),成为该公司最年轻的执行董事。他并未从事电脑工程专业,而是选择了投资银行业,因为觉着电脑工程专业“有学问的人太多了,很难赚到钱”。哥顿当时是加拿大很有实力的投资银行,在加拿大证券交易总额多年高居榜首,当时资本额1.5亿加元。李泽楷加入哥顿后两年,就通过加拿大的盈科公司,增持哥顿股份至15%,成为该公司合伙人。

1990年,李泽楷回到香港,从小职员做起,经父亲短期考察后,加入其父旗下的和黄资产管理委员会。李泽楷加入不久(24岁),就策动了一宗30亿美元的美国垃圾债券收购大买卖,以和黄的名义宣布将向美国哥伦比亚储蓄及信贷公司收购一批总值30亿美元的美国公司垃圾债券。垃圾债券高风险高收益,李泽楷获得卖方同意,只付1成订金,若债券价格跌超跌逾1成,卖方原价赎回。后因当地机构认为条件对和黄太有利,未予批准。但此时刚过弱冠的李泽楷已经技惊四座。

同年6月26日,李泽楷宣布成立卫星广播电视公司(StarTV),总投资额约为1.25亿美元。作为董事兼副主席的李泽楷对新公司亲历亲为,每天工作超过16小时。当时卫星电视是全新概念,多数人并不看好,创办之初就受到已有电视台的极力排斥。12月卫视获得营业牌照时,被附加两条规定:禁播粤语节目,禁止向用户收取费用。硝烟弥漫之际李泽楷沉住气一边运营一边全力公关争取,直到1993年10月,港府才放开卫视播放粤语节目。

1991年5月开播时,李泽楷最先采用欧美的运营做法,也是避实就虚:主攻新闻节目,其他节目大部分向境外购买,通过少量现金+收视分红的方式,成本低,收效快。两年后,卫视覆盖50个国家,家庭用户几何级数增长,从1991年底全面开播,到1993年中为止,卫视的广告收入3.6亿美元,发展态势向好

1993年7月23日,27岁的李泽楷独自和澳大利亚媒体巨子默多克在游艇密谈2个多小时,成功说服老默作价9.5亿美元买下当时利润尚不可观的StarTV。据说卖掉之后,李嘉诚才知道消息。李泽楷创业2年,将公司成功卖掉,获利32.17亿港元,约7倍收益。此战使他声名鹄起,“小超人”财技威震香江。根据合约规定,李泽楷7年内不得再涉足电视业。同年,李泽楷脱离和黄,自立门户,创办私人公司“盈科拓展”。

盈科和“数码港”

“有钱大家赚,这样才有人愿意合作”

1993年8月初,李泽楷宣布成立私人公司“盈科拓展”。当时,盈科的办公室还是借租和记大厦的写字楼。1994年1月,盈科正式开业,并乔迁到中区万国宝通广场明楼。写字楼面积近2万平方英尺,月租逾百万港元。租用写字楼、招聘一兵一卒,李泽楷都亲力亲为。

盈科初期投资额4亿美元,业务范围主要是发展亚洲区高科技项目,向客户提供通讯技术建设,如铺设光纤网络等服务。由于盈科的业务方向与家族旗下的和黄电讯相冲突,也为了摆脱父亲的荫庇,李泽楷选择转移据点到新加坡。李泽楷在新加坡施展的第一个大动作,是1994年5月,透过盈科斥资5亿多港元,收购新加坡上市公司海裕亚洲45.7%的股份,成为海裕的最大股东,实现在新加坡借壳上市,并将公司名称改为盈科亚洲拓展,业务主要是地产、酒店及以香港为基地的鹏利保险。

1998年开始,李泽楷提出“数码港”规划,为香港规划了一番蓝图,并不断游说香港政府支持“数码港”计划。但一开始并无人看好,且港府高官被亚洲金融风暴弄得疲于奔命,无暇顾及“数码港”计划。李泽楷矢志不渝地游说,甚至充分利用比尔盖茨到港府演讲的机会宣传。直到1999年初,随着科技发展的步伐不断加快,港府为了增强香港的竞争力,希望通过“科技救港”,于是积极支持发展香港的高科技。而首创者李泽楷的“数码港”计划因为适应时世,得到港府的大力支持。一波多折之后,终于,130亿的“数码港”成为盈科的囊中之物。而在同时期,李泽楷还跟因特尔合作成立PCC公司,一跃成为国际性科技集团。

兴建数码港投资庞大,盈科和港府签订意向书之后,李泽楷便着手在港上市融资。1999年,李泽楷将旗下多项物业作价24.6亿港元注入得信佳,并将数码港发展权益无条件注入,更名为盈科数码动力,主营高科技业务,成功借壳上市。借壳上市只有7个月的盈动数码动力市值作三级跳,由3亿港元暴升至20亿,再到1700多亿港元,成为香港第七大股票,创造出网络时代的股市神话。上市之初李泽楷采用员工股权制,将3个点的新股给盈动集团员工认购。盈动的奇迹吸引了众多美日国际级科技集团纷纷来港寻求合作,人才亦随之流入香港。而李泽楷的个人身价,亦涨升至482亿港元,成为全港第四大富豪。

“蛇吞象”和世纪大交易

我用你的资产做抵押借钱买你的资产”

盈科借壳上市之后,李泽楷将充裕的资金到处融资收购互联网公司,同时刺激股价上扬,形成有利的投资循环。2000年的1月初,盈动顺利跟亚洲第二大的日本光通信联姻,携手收购金力国际,随后改名为光通信亚洲,专门投资亚太区互联网业务。

在1999年6月,大东电报局已有出售香港电讯之意,李泽楷一直都觊觎香港电讯的庞大规模,希望透过其发展完善的宽频网络,配合盈动的PCC业务,使其可在短期内超越日本软件银行及光通信,称霸亚洲。

2000年2月,李泽楷和新加坡电信主席李显扬为争夺香港电讯的控制权,展开了一场激战。整场收购战史无前例盛况空前,令李泽楷再创高峰。香港电讯近来每年都有超过100亿港元的收入;而李泽楷的盈动1999年才成立,1999年中期报表显示,盈动亏损了3970万港元。新加坡电信由新加坡当时内阁资政李光耀的次子李显扬执管,市值2600多亿港元,拥有四倍市盈率,手中可动用的资金达930亿港元,比盈动多数倍,颇具实力。如果能并购香港电讯,新加坡电信便会成为世界第六大电信公司。

2000年1月24日,新加坡电信跟香港电讯同时公开宣布它们已经发展至可以“山盟海誓”的阶段,期望可尽快“订婚”,达成收购协议。在寻求与新加坡电信合作失败之后,李泽楷马上开始部署大规模的融资收购行动。他首先向中国内地金融界寻求财政帮助。为了增加收购香港电讯的本钱,盈动一方面进行配股,以每股23.50港元配售2.05亿股,筹集10亿美元。另一方面着手向银行贷款。中国银行积极配合盈动,2月14日,在证券商BNP百富勤、中银国际的帮助下,这项配股在2个小时内完成。2月22日,由中国银行、汇丰银行、巴黎国民银行以及巴克莱银行等四家银行组成的银团答应向盈动贷款130亿美元。盈动将以香港电讯股份作为这笔巨额贷款的抵押品,整项过渡期贷款分为6个月及一年期两部分。另外,盈动的两家战略性伙伴美国的CMGI及日本光通信各向盈动注资5亿美元,其中CMGI的注资是留作为大东套现手上部分盈动新股之用。

在充裕的资金下,盈科优先提出收购方案。而新加坡电信也彰显了实力,不仅争取到了默多克10亿美元的注资,还说准备提起诉讼,控告银团之一的银行违反利益冲突条款。双方竞争白热化。

最终,因为李泽楷的方案比李显龙的方案能拿到更多现金,打动了出让方大东集团。2000年2月29日,李泽楷的盈科动力集团在与新加坡电讯的角力中获胜,一举拿下香港电讯,缔造了亚洲有史以来最大的并购案,人称“世纪大交易”,是典型的“蛇吞象”并购。负责协助李泽楷操盘的袁天凡说,“从11号公开宣战到29号解决战斗,整个过程,我们用时不过18天”。通过此次收购行动,盈科动力改名为电讯盈科,盈动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宽频互联网供应商,成为举足轻重的互联网巨头。通过香港电讯原有的网络,盈动拥有了占全港八成家庭的庞大固定网络。

2000年,已在本国失去垄断地位、急于寻求亚洲发展机遇的澳洲电讯,在盈动与大东电讯的协议宣布不久,就迫不及待地与盈动达成了一揽子意向性合作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如下:盈动向澳洲电讯发行价值15亿美元为期六年的可转换债券;澳洲电讯另以15亿美元收购40%香港电讯的移动通信业务;两家公司将在亚洲除香港和澳大利亚外的业务及资产注入,成立一家各占50%股份的合营公司,在全球各地经营IP协议骨干网业务;另组各占50%股份的亚洲互联网数据中心(IDC)。协议就盈动即将在澳洲推出的世界网络(Network of World—NOW)宽频频道与互联网服务订立了有关分销及制作制作方面的安排。

鹅厂的早期哺育者

“好多东西都是从错误中才能学到的”

在1999年1月之前,李泽楷的盈科集团专攻亚洲物业市场,并与国际大型金融机构合组亚洲投资基金,以投资亚洲物业为主。这些合资项目主力投资新加坡、香港、中国、南韩及泰国等地的地产市场。1997年,李泽楷遭遇了首次滑铁卢,1997年,他趁日本经济滑坡,出资58亿港元购入一家位于东京地铁站旁边的地皮,面积5万多平,兴建盈科中心,加上建筑费,总投资80亿港元,成为当时近10年来单一外国投资者在日本的最大投资。由于地皮跌价,资金运作问题等,盈科陷入财政危机。此时李嘉诚出手购入4.5成股份,让盈科暂渡难关。李泽楷借此化为危机,继续购入附近更低价格的地皮,两年内在日本入了15栋物业,占集团总资产三分之一。

1999年在马化腾为供养不断增长的QQ企鹅发愁、在内地融资处处碰壁之时,李泽楷慷慨出手,电讯盈科以220万美元购入腾讯20%的股票。时隔不到两年,李泽楷将腾讯股票以1260万美元卖给南非的MIH控股集团,赚了5倍。当时的电讯盈科现金流其实非常充足,手持现金逾10亿美元,同时投资了超过50家公司,而腾讯面临商业模式的探索阶段。

MIH当时不仅接过了李泽楷手中的腾讯股份,还收购了其他股东的股份,成为腾讯的大股东,并充分放权,一直持股至今,当前持股比例仍然超过33%,以最新收盘价计算,总市值接近8000亿港元。在持股的二十年间,单靠分红就已经回本。2017年11月17日腾讯的收盘价是403.4港元,市值3.83万亿港元。如果李泽楷当初没有卖掉那部分股票,那么此时的亚洲首富就是非他莫属了。“我觉得我很多时候还是在学习的过程之中,而且从良好的机会中学到的东西不够,好多东西都是从错误中才能学到的。”

保险市场

在亚洲投资,亚洲人比西方人占优势

李泽楷在1994年以3亿元收购了鹏利保险,并将它改组为香港盈科保险。1999年盈科保险在港交所上市时,李泽楷就已“回本”。2007年,李泽楷将盈科保险50.5%股权卖给比利时富通集团,套现逾30亿元,盈科保险也至此更名为富通亚洲保险有限公司。而今,内地的九鼎集团又正在进行对富通亚洲保险有限公司的收购。

李泽楷曾多次谋划进军中国内地保险市场。在2005年李泽楷旗下的盈科保险曾想通过收购的形式间接入股生命人寿,但未能成功。2012年李泽楷旗下盈科拓展集团完成收购ING集团(荷兰国际集团)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与泰国的保险业务,随后盈科拓展集团将上述资产进行整合,组建并更名为“富卫保险”。“ING保险公司” 是历史最悠久的保险公司之一。

2014年11月10日富卫人寿宣布在沪成立代表处,并拟申请合资寿险牌照。富卫人寿称,经过长期对北京、上海等地的观察,上海自贸区新政以及未来新金融中心的建设力度成为选择落子上海的重要原因,且未来的合资公司会设在上海自贸区内。不过目前内地获批的保险牌照中并未见富卫人寿拟申请的合资寿险公司身影。

AIG对亚洲寿险业务的调整,让李泽楷抓住了布局机遇。2017年5月4日,李泽楷旗下的富卫人寿保险公司,完成对AIG(美国国际集团旗下富士生命保险公司(AFLI的收购,至此AIG将退出日本的寿险市场,而富卫人寿的亚洲保险业务进一步拓展。对于新收购的富士生命保险公司,富卫保险表示计划将之易名为“富卫富士生命保险公司”,将继续承保其所有现存的保单,而富士生命保险的客户将可继续享用他们选用的服务渠道。

除了进军日本保险市场,李泽楷还以泰国为中心,对整个东南亚保险市场进行了布局。2012年,富卫集团初涉泰国保险市场,截至2015年底,其泰国保险业务的总资产已高达22亿美元。2017年7月泰国第三大银行泰国汇商银行(SCB)宣布推迟以30亿美元出售旗下保险部门一事,因与收购方香港富卫集团未能就估值问题达成一致。李泽楷这宗收购若以30亿美元成交,将是东南亚历来最大一宗保险并购交易,亦为2016年8月以来亚洲之最。

2017年10月12日,金融技术公司PINTEC集团宣布在新加坡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金融科技公司PIVOT,李泽楷麾下的富卫集团是其中一位大股东。PINTEC在中国业务包括网上保险经纪人,消费者借贷应用,智能投顾和在线基金分销公司。该集团将其财富管理以及针对金融机构的机器人咨询技术推广到东南亚市场,锚定高净值人群的资产管理需求。

英伦城市开发

看问题不是看眼前,而是看十年、二十年后

李泽楷在2014年4月8日卖掉了最后一个内地项目——北京盈科中心,套现72.01亿港元后彻底清空内地物业,接盘方是来自香港的私募基金——基汇资本。伴随着北京盈科中心的出售,李泽楷旗下盈大地产在内地不再持有任何项目。李泽楷退出内地房地产市场后,就投身到伦敦Meridian Water项目的竞标之中,并进入到了最后一轮,输给Barratt,在当时与这一项目失之交臂。

2017年10月25日,英国开发商Barratt宣布正式退出伦敦北部的大型城市重建开发项目Meridian Water。该项目涉及伦敦北部 Enfield 地区 210 英亩(约 1274 亩)土地的再次开发利用,总开发金额达到 60 亿英镑,计划新建房屋 1 万多套,其中保障房比例达到40%,开发工期长达20年,能为当地新增6700个永远工作岗位和1万个建筑工作岗位。。未来新的火车线路通车后,从这个地区乘车到伦敦金融车仅需 24 分钟,建成后非常适合伦敦刚需家庭入住,因此具有很高的战略储备价值。

在 Barratt 退出竞争后,这个价值 60 亿英镑的项目将会由 PCPD 和英国地产公司 Willmott Dixon 联合接手,而 PCPD ( Pacific Century Premium Developments ),是香港电讯盈科旗下的盈科大衍地产(盈大地产),正是李泽楷的产业。

一直到2017年10月Barratt宣布退出,事情方迎来转机。由于顺位正好排在Barratt之后,如果不出现其它意外,李泽楷非常有希望通过旗下盈大地产吃下北伦敦这片210英亩的土地,正式参与到Meridian Water这一项目的开发之中。

新的疆域不断出现,创造过一个又一个资本奇迹的“小超人”,下一步又将指向哪里?

韩江论坛

深耕细作 顺势而为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韩江论坛 

■ 转载文章必须联系授权 

■ 微信号:hjforum



Copyright © 长春酒店推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