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tpbx8"><optgroup id="tpbx8"></optgroup></bdo><bdo id="tpbx8"><address id="tpbx8"><big id="tpbx8"></big></address></bdo>

  • <track id="tpbx8"></track>
  • <tbody id="tpbx8"></tbody>

    <tbody id="tpbx8"></tbody>

    CORPORATE NEWS企業新聞

    央行回應八大市場熱點:是否面臨“通縮”風險,貨幣政策空間幾何
    發布時間:2023/04/21 瀏覽數:38

    中國經濟面臨“通縮”風險嗎?一季度涉房貸款投放情況如何?一季度住戶部門存款多增、中長期貸款同比少增的局面是否會延續?如何看待一季度中國宏觀杠桿率上升?

    420日下午,中國人民銀行召開2023年一季度金融統計數據有關情況新聞發布會,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新聞發言人阮健弘和貨幣政策司司長鄒瀾對上述市場關注的熱點問題,一一作出回應。

    對于下一階段貨幣政策走向,鄒瀾表示,硅谷銀行風險事件發生以來,利率風險引起了更多的關注。去年末我國資管市場出現了波動,也警示我們要高度重視利率風險。我國堅持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利率沒有大起大落,這為金融機構管控好利率風險也創造了較好的貨幣環境。下一步央行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堅持以我為主、穩字當頭,保持貨幣信貸合理增長,確保利率水平合適,發揮好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引導作用,支持經濟社會發展在新的起點上開好局、起好步。

    “對‘通縮’提法要合理看待”

    繼國家統計局后,央行也對中國經濟是否進入“通縮”的討論,作出了正面回應。

    鄒瀾表示,對“通縮”提法要合理看待,通縮一般具有物價水平持續負增長、貨幣供應量持續下降的特征,且常伴隨經濟衰退。當前我國物價仍在溫和上漲,M2和社融增長相對較快,經濟運行持續好轉,與通縮有明顯區別。

     他強調,隨著金融支持效果進一步顯現,消費需求有望進一步回暖,下半年物價漲幅可能逐步回歸至往年均值水平,全年CPI呈“U”型走勢。中長期看,我國經濟總供求基本平衡,貨幣條件合理適度,居民預期穩定,不存在長期通縮或通脹的基礎。

    對于近期物價有所回落,鄒瀾表示,是由于經濟基本面和高基數等因素。一方面,供給能力較強。在穩經濟一攬子政策有力支持下,國內生產持續加快恢復,物流暢通保障到位,特別是“菜籃子”、“米袋子”供給充足。另一方面,需求恢復較慢。疫情傷痕效應尚未消退,消費意愿尤其是大宗消費需求回升需要時間。此外,基數效應也有影響。

    談及貨幣信貸較快增長與物價回落并存,鄒瀾表示,本質上受時滯影響,“金融數據領先于經濟數據,實際上反映出供需恢復不匹配的現狀”。

    企業居民投資在定期存款、理財產品和債券之間的分布預計不會出現大的變化

    對于市場關注的近期部分中小銀行下調存款利率,鄒瀾表示,存款利率市場化調整機制建立后,去年9月,主要銀行根據當時的市場變化,進一步主動下調了存款利率,其他銀行也陸續跟進調整。當時,大部分銀行已經主動下調過存款利率,近期主要是上次沒有調整的中小銀行補充下調,也有一些銀行是在春節前后存款利率上調后的回調。

    “企業居民投資在定期存款、理財產品和債券這些金融工具之間的分布我們預計不會出現大的變化?!编u瀾在發布會上表示。

    他強調,在市場利率整體已明顯下降的情況下,商業銀行根據市場供求變化,綜合考慮自身經營情況,靈活調整存款利率,不同銀行的調整幅度、節奏和時機自然就會有所差異,這是存款利率市場化環境下的正?,F象。通過自律機制協調,由大型銀行根據市場條件變化率先調整存款利率,中小銀行根據自身情況跟進和補充調整,保持與大型銀行的存款利率差相對穩定,有利于維護市場競爭秩序,保障銀行負債穩定性,保持合理息差,實現持續穩健經營,增強支持實體經濟的能力和可持續性。

    新發放首套房貸利率政策動態調整機制“既管冷、又管熱”

    對于市場關注的涉房貸款,鄒瀾表示,近一段時間,隨著前期穩經濟大盤、穩定房地產政策效果持續顯現,各方信心加快恢復,房地產市場出現積極變化,交易活躍性有所上升,多項指標與去年四季度相比出現邊際好轉,在房地產金融數據上也有所反映。

    具體來說,一季度個人住房貸款月均發放額大約是5900億元,比去年四季度的月均發放額多1900億元,與同期商品房銷售額的比值處于合理的區間。一季度開發貸款累計新增約5700億元,與同期商品房在建規模相比也處在比較高的水平。一季度房地產企業境內債券發行1500多億元,同比增長超過20%,境外債券市場信心也在逐步恢復。

    對于備受關注的房貸利率,鄒瀾表示,首套房貸利率政策的調整優化,帶動房貸利率有所下降。從全國看,今年3月,新發放個人住房貸款利率4.14%,同比下降了1.35個百分點。

    央行、銀保監會在去年末建立了新發放首套房貸利率政策動態調整機制,實現了因城施策原則下首套房貸利率政策的雙向動態靈活調整,鄒瀾表示,這一機制可以“既管冷、又管熱”,既支持房地產市場面臨較大困難的城市用足用好政策工具箱,又要求房價出現趨勢性上漲苗頭的城市及時退出支持政策,恢復執行全國統一的首套房貸利率下限。

    據統計,截止到3月末,符合放寬首套房貸利率下限條件的城市有96個。其中,83個城市下調了首套房貸利率下限,這些城市執行的下限與全國下限相比,大概低1040個基點;12個城市取消了首套房貸利率下限。

    未來住戶信貸需求將穩步回升

    在新聞發布會上,央行詳解了一季度住戶部門存款多增、住戶消費貸款同比少增的原因。

    阮健弘表示,當前住戶存款增加較多,主要受住戶的投資、消費狀況的影響。一方面,疫情對一季度的住戶消費還是有一些影響,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5.8%,消費尚未完全恢復,消費減少,相應的存款就多一些。另一方面,居民的風險偏好降低,資管產品投資增長放緩,推動住戶部門存款增加。3月末,住戶部門投向資管產品的資金余額是41.59萬億元,比年初減少了1.4萬億元。

    “當前住戶部門的消費和投資意愿在回升,儲蓄意愿在下降,有利于住戶存款更加穩定的增長?!比罱『氡硎?,3月當月住戶部門存款同比多增2105億元,這個多增額比1月份和2月份多增額明顯收窄。

    央行同時預計,未來,隨著需求的恢復,居民就業和收入的持續改善,住戶信貸需求也將穩步回升。

    一季度住戶的短期消費貸款增加682億元,同比多增3690億元,阮健弘表示,這主要是疫情之后居民的消費需求回升。同時,住戶部門中長期消費貸款同比少增,主要與居民的購房需求尚未完全恢復有關。3月末,住戶的中長期消費貸款余額是47.24萬億元,比年初增加2466億元,同比少增4261億元,這個同比少增是住戶消費貸款同比少增的主要構成部分。

    “廣義流動性增長還是比較平穩的”

    3月末,M2同比增長12.7%,比上年同期高3個百分點,保持在較高的水平上,M1同比增長5.1%,比上月低0.7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高了0.4個百分點。

    對于M2的增速和M1增速差額持續擴大,阮健解釋稱,M2的增速比較高,主要是金融體系靠前發力,加強對實體經濟的資金支持,派生的貨幣相應增加。資管資金回流表內也是M2上升的重要原因,去年下半年以來,金融市場有所波動,實體部門的風險偏好有所下降,理財等資管產品的資金轉回表內,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擴張,推升了M2的增速。

    “如果把表內和表外合并,綜合來看社會的廣義流動性,3月末,流動性總量同比增長是10%,較上年同期高1.3個百分點,比M2的增速低了2.7個百分點,整體看廣義流動性增長還是比較平穩的。 ”阮健弘稱。

    談及M1的增速相對較低,阮健弘解釋稱,一方面,宏觀經濟尚處于恢復階段,另一方面,金融機構提供了更加豐富的存款產品,部分企業加強存款資金的管理,持有的活期存款相應減少。

    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退出是平穩有序的

    截至今年3月末,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一共是17項,余額大約6.8萬億元。

    鄒瀾表示,在決定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設立、延續和退出的時候主要考慮兩個方面的情況,一是經濟運行中突出的結構矛盾,另一個考慮的方面是商業銀行快速提升這些特定領域金融服務的意愿和能力,“在實施期結束時,如果經濟運行的主要矛盾已經發生變化,或者商業銀行服務意愿和能力已經有效提升,結構性工具完成了政策目標,就會按期及時退出”。

    鄒瀾強調,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退出是平穩有序的。工具退出指的是中央銀行不再新發放資金,但已經發放的存量資金可以繼續使用,最長使用期限可以達到35年,也就是說工具的機制設計本身就是緩退坡的。

    當前宏觀杠桿率回升有一定的季節性原因

    初步測算,今年一季度宏觀杠桿率是289.6%,比上年末高8個百分點。

    阮健弘表示,疫情以來,經濟增長的變化對宏觀杠桿率的影響更大。隨著經濟增長波動的加大,宏觀杠桿率也相應出現了快升和快降的現象。宏觀杠桿率的上升,既客觀地反映了外部沖擊對經濟增長的擾動,也體現了逆周期政策助力穩定宏觀經濟大盤。

    具體到一季度,阮健弘稱當前宏觀杠桿率的回升,有一定的季節性原因。從歷史數據來看,宏觀杠桿率的變化有非常明顯的季節性特征,往往在一季度比上一年回升較多,增幅是全年各季的首位,這一季節特征與信貸投放和經濟增長的季節特征是密切相關的。信貸投放的季度高位和GDP增長的季度低位這兩個季節性的特征相互疊加,導致一季度的宏觀杠桿率會出現上升比較多的情況。 另外,今年一季度,經濟仍處于恢復的過程當中,金融體系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政府債券發行前置等因素也強化了宏觀杠桿率的季節特征。

    “目前我國經濟恢復發展勢頭良好,這將有助于全年宏觀杠桿率保持基本穩定?!比罱『氡硎?。

    今年人民幣匯率仍將雙向波動

    對于近期國際金融市場出現波動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鄒瀾表示,近期主要發達經濟體央行加息預期波動較大,海外銀行風險事件也引發金融市場波動,美元指數出現回調,總體看對我國影響有限。我國外匯市場運行平穩,市場預期保持穩定,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衡量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的中國外匯交易中心人民幣匯率指數今年一直運行在100左右。

    他強調,人民幣匯率走勢主要受市場供求影響,也與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國際市場走勢等有關。今年以來,我國經濟運行企穩向好、預期改善,國際收支自主平衡,外匯儲備規模繼續穩居全球第一,良好的基本面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有力支撐??偟膩砜?,今年人民幣匯率仍將雙向波動,總體會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來源:騰訊新聞/澎湃新聞

    欧美激情A片在线放

  • <bdo id="tpbx8"><optgroup id="tpbx8"></optgroup></bdo><bdo id="tpbx8"><address id="tpbx8"><big id="tpbx8"></big></address></bdo>

  • <track id="tpbx8"></track>
  • <tbody id="tpbx8"></tbody>

    <tbody id="tpbx8"></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