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酒店推荐网络社区

全世界最会穿衣的女王,也是全世界最会刷酒店的女神

赞那度旅行人生2018-06-28 20:05:52

她不是明星,但每逢时装周期间,她总是坐着比明星更正的位置、收获比明星高得多的地位和关注度,甚至贝小七在内的“全贝阵容”出场也难抗衡她一人的强大气场。
她就是执掌全球时尚至高权利,随手就能操控时尚秩序的Anna Wintour(后简称AW),《穿普拉达的恶魔》里的女魔头米兰达一角描绘的正是她。这个世界或许花了太多心思在这位VOGUE美版主编大人的衣装品位,却鲜有人关注她的旅行和酒店品位。就像我之前写的关于名媛Olivia Palermo和男模老公Johannes Huebl 的住店经一样,下面要讲的除了些许女魔头的“习惯”外,会着重八被她增光添彩的酒店及其幕后秘闻。
女魔头毕竟不是闷在她位于世贸中心1号塔楼的办公室或是Sullivan街的联排豪宅就能统治天下的时尚产业的。

她的生活围绕着一个蛛网般强大的社交网络、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时尚屋、发布会打转,旅途、酒店及其途中的见闻显然撑起了每一期被奉为时尚圣经的VOGUE。


档案

新中国同龄人

波波头、黑超、皮草、Chanel、Manolo Blahik裸色凉鞋、永不离手的星巴克咖啡(你见过那么为星巴克卖命代言的女冷么?直接把星巴克纸杯带进时装秀现场大概也就她做得出)。任何衣装配饰上她身都能穿出女王范儿,但这些绝对成不了爆款,只为AW所用,因为无人敢挑战也无人Hold得住,而且还要每年20万美元置装费撑腰。
她生于1949年11月3日,是新中国同龄人,所以她也制造了些很中国的时尚事件(下文展开)。

如果你觉得她只对时尚和设计师感兴趣,那你错了,她是个超级网球控,每天早晨5点起床打网球,她不仅爱坐时尚秀场头排,更爱坐在网球场看台,关闭高冷模式各种助威呐喊,而且温网、法网、美国公开赛全勤,是费德勒的脑残粉。


此外,她还关心政治,狂挺奥巴马,甚至还把自家豪宅当筹款场地。


当然,她也很幽默,在《穿普拉达的恶魔》的首映礼上,开足自嘲模式,浑身PRADA出场。
而Anna的旅行和爱出没的酒店也间间精彩,往下看!


巴黎


想要征服时尚,那得先征服巴黎,先来看看AW在花都如何挑酒店。


巴黎丽兹

“巴黎是我家”这是Coco Chanel的名言之一,香奈儿女士用长住30余年的实际行动说明了一切。
1898年开张的巴黎丽兹饭店有说不完的故事,只是故事在2012年8月暂停了。原因是酒店始终不受“宫殿酒店”牌匾的待见,酒店只能关上了面对旺多姆广场的4个拱形门洞,进行了长达2年半的闭门大修。

尽管这家传世老店的保养和服务似乎敌不过同城劲敌乔治五世四季或Le Bristol。但Anna Wintour始终对这间酒店不离不弃,时装周期间总会在巴黎丽兹下榻,只要302号香奈儿套房空着,她铁定会住进去膜拜她的偶像。

她每天会从丽兹的大门迈出前往秀场,以便让摄影师第一时间拍到她出征秀场的战袍;她也会在这里召开各种会议(纪录片《九月号》就纪录了她在RITZ开零售商大会),决定时尚的走向;她还会在这里会客,不管被世界热捧的还是抛弃的(例如从云端跌到谷底的约翰加利亚诺)。


AW爱什么就会让什么上《VOGUE》,比如,20年前,逐渐无人问津的皮草被超级控皮草的AW捧上了《VOGUE》,随机开启了追捧皮草的狂潮。
真爱RITZ也不例外,当你看到凯特莫斯身着华服站在丽兹帝王套房的壁炉上,一副天仙相,就明白为何“丽兹即巴黎,丽兹即时尚”。

不过AW想展示的真爱绝不止于此:能有幸在丽兹出镜的绝非名模和最前沿的时尚单品,丽兹的员工和丽兹的宝蓝色制服都能底气十足地在VOGUE的大片中出镜。如果你见过AW在纪录片《九月刊》中排墙时展现的“作”,在看一眼下面那张丽兹制服照,你就能秒理会丽兹的地位了——丽兹的宝蓝色制服享有凌驾于顶尖时装之上的特权。

人们通常认为丽兹的标志色是雍容的宝蓝,其实揭开丽兹的表皮,她是桃粉色的,毛巾、浴袍无不是通体桃粉,于是,AW又特地请凯特莫斯出镜了一张大片,用满浴缸的桃粉色泡泡向世人科普——丽兹的女人味不止有Coco Chanel这一位房客而已。
有AW的号召,RITZ成了时尚圈的大本营,维多利亚贝克汉姆、凯特莫斯、DIOR代言人詹尼佛劳伦斯、卡尔拉格斐都是巴黎RITZ的忠粉,丽兹从旋转门一路铺到旺多姆广场门洞的红毯完全就是T台。

不过这些明星追捧都抚慰不了丽兹的伤口,1997年8月,戴安娜王妃和多迪法耶兹(当时丽兹就是他家的)度完了一个备受狗仔侵扰的假期回到巴黎,不想行宫巴黎丽兹早被大批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

当晚,戴妃在帝王套房(正是出镜VOGUE的那间)吃完了索然无味的一餐后,打算转移至多迪在16区的豪宅,于是从后门登上了那辆让她送命的奔驰600。


为了防止让戴妃香消玉殒的悲剧重演,巴黎丽兹的翻修工程包含了挖掘一条密道,只通旺多姆广场地下停车库。
此外,他们把很多客房打通,形成更大的客房和更多的套房。高科技智控系统无缝植入其古董妆容下,巨大的液晶电视突兀地架在小圆桌上的奇景将被杜绝。除了为花园增加地暖和开闭式玻璃顶外,酒店重新开张后将开设全世界第一家CHANEL SPA。

很多百年前的传统依旧会在巴黎丽兹延续:叫饭、熨烫都通过按不同的按钮叫人,叫女仆和行李员通过拉杆下指令,调节灯光通过转动一枚金色的钥匙。

至于接水,酒店关门前我也特地去领教了下,轻拧旋钮,水自动从镀金天鹅嘴里吐出。这家酒店预计于明春回归,默默查询了预定系统,乞丐房价格1100欧/晚起跳。不过对于如此有故事和风采的酒店,值回房价应该易如反掌。


茉黎斯

Le Meurice

巴黎丽兹闭门大修后,女魔头的花都御用招待所被迫重新选取。最终,行宫花落只有几步之遥的茉黎斯(Le Meurice)。
这家酒店也成了巴黎丽兹和克里雍两家老店闭门翻修后的最大受益者,先前非克里雍不住的霉霉Taylor Swift也改用这间酒店。

这座完全西式作派的古董酒店流淌着东方血液,主人是财富多到连伊丽莎白奶奶都要嫉妒文莱苏丹。在乔治五世四季成为中国首脑的巴黎行宫前,这里一直是胡锦涛等我朝元首的巴黎御用下榻地。

这座180岁高龄的宫殿在鬼才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的调教下,成了一座让怀旧派、宫殿控、设计师、潮人都心驰神往的迷人殿堂。路易十六风格和搞怪的错位视觉艺术戏剧冲撞,给这座古老的宫殿注入了鲜活血液。



酒店还有诸多同“墨守陈规”对抗的笔墨。7个楼层以七种完全不同的主题和风格呈现,电梯上行就是一出流畅的穿越剧。所有客房都标配意大利大理石铺就的豪华浴室,备品全套Valmont。
杜乐丽花园不仅是客房的美景,更是开在酒店门口的“游乐花园”,卢浮宫则是近在咫尺的“艺术赏鉴室”,置于食堂,由厨神阿兰杜卡斯坐镇,就开在酒店里。

特别提一下Belle Etoile套房,这间位于7楼的超级套房完美还原了19世纪法式居住美学。并霸占一座超大空中花园,可以把巴黎360度无死角赏遍,埃菲尔铁塔、圣母院几乎都是专为露台而摆的“装饰品”。还有一间亭阁浴室,完全由大理石和全景窗包围。

但两家劲敌将客源送上门的好事并未维持太久。2014年中,一场声势浩大的抵制狂潮向茉黎斯。英国老戏骨史蒂芬弗雷最先发话,抵制茉黎斯所属的多切斯特酒店集团的所有酒店,起因是,掌控多切斯特酒店集团的文莱苏丹准备对同性恋、通奸等行为采取残酷的石刑。

随后,奢侈品大亨、设计师、明星、名流、民众踊跃跟进(仅拉塞尔克罗、凯特王妃等少数人出于尊重员工劳动的考量站在了挺“多”的队列),尽管重灾区在美国(传奇的贝弗利山酒店客人寥寥),但AW公开声明,自己不会入住多切斯特的任何一家酒店,包括她的巴黎新晋行宫茉黎斯。自此,2014年2月她在茉黎斯门口的露脸照成了绝版藏品。而她随后的巴黎行宫也成了迷,我们坚信,她在坐等巴黎丽兹的回归。


威尼斯

在继续四大时装之都之旅前,先插入一个更为轻松甜蜜的段落,因为你肯定难觅高冷的AW亮相水城的画面。
不是去出席威尼斯电影节自嘲电影里讽刺版的自己,而是去出席乔治克鲁尼的婚礼。
乔治克鲁尼极爱意大利,在意期间大多窝在科莫湖的别墅或是威尼斯。


CIPRIANI

乔治克鲁尼在威尼斯非Cipriani酒店不住,这是一家极具避世感的古董酒店,相较威尼斯其他奢华酒店难以施展拳脚的窘境,这家选址安静,坐拥水城最大泳池和情圣卡萨诺瓦常流连的花园的酒店显然是个异类。

当然,克鲁尼钟情Cipriani的原因很可能是其避开喧嚣的选址,如织的游客永远与之一水之隔,住客要么直接搭水上Taxi进店,要么得在圣马可广场边的专属码头搭乘专属摆渡艇前往。


乔治克鲁尼爱Cipriani不止靠间夜数和可观的消费额,威尼斯电影节期间,他曾装了满船的自创饮料(包装箱上满是亲笔签名),亲自担当快递员,在Cipriani的码头上搬运“货品”。


酒店维系克鲁尼的方式当然不是什么积分或是里程,而是一款以乔治克鲁尼母亲为灵感创作的鸡尾酒。

而到了克鲁尼大婚之日,酒店完全被出席婚礼的贵客占满,马特达蒙、辛迪克劳馥、AW......不晓得是不是克鲁尼故意使坏,在《穿普拉达恶魔》中饰演第一助理的Emily Blunt也受邀并全程下榻在Cipriani。


到了大婚之日,那也是太热闹了,整个威尼斯的水道几乎都被克鲁尼参婚团征用了。不过,他们要从Cipriani出个门也是够折腾的,因为不管多显贵,大家都得排队、等小艇来、登船再开走......于是,史上最惊天动地的明星名流登船秀在克鲁尼当过搬运工的码头上演了。

你们看,马特达蒙后面那对,穿天蓝色长礼服的就是《穿普拉达恶魔》里的第一助理,其情郎也是怕Emily再受女魔头欺负,陪得好好的......


女魔头也是紧随其后,带来了她永不离身得皮草和CHANEL黑超,和CIPRIANI的标牌来了个合影,这大概是她出入过的最袖珍的酒店大门了,比巴黎丽兹还微缩。


安缦

不过,为了增加登船秀的频繁度和可看度,乔治克鲁尼特地把婚礼地点安在了大运河边的新登场的安缦。

为了膜拜这间安缦,我今年还特地去那边喝了个茶,酒店的水门开在大运河上,在有一处花园就好炫耀到全地球人都知道的威尼斯,安缦不动声色地占了两处花园。一处直面大运河,另一处引向后门。其后门藏在一条小巷深处,你们看上图。门一直是紧闭的,也没人守门,要进去按下门铃等待开,谁能想象那么市井的巷子里藏着如此金碧辉煌的宫殿。
当然,克鲁尼和婚礼贵宾进出全靠水路,婚礼当天更是支起了华丽的大帐篷,挂上了美轮美奂的天鹅绒,你们感受下AW登船的姿态,两手一前一后分别交给船上岸上,霸气被削掉一大截。

内部到处是金碧辉煌的装饰条、绚烂的壁画和与之抗衡的简约当代派家具。以婚礼场景为本段休止。



纽约

AW把家安在纽约,不过她依然有固定出没的酒店,我们看两间近两年被AW钦定为年度盛世Met Gala指定酒店。


瑰丽 卡莱尔

The Carlyle

很多人把纽约华尔道夫捧上天,其实卡莱尔的地位同样举足轻重,而且作派低调优雅得多。一战后,兴盛得经济和四起得摩天楼让纽约成为了住宅式酒店得试验场,当时的富豪把住Townhouse视作过气的生活方式,长包摩天楼里的套房才是时髦的生活方式,你们应该记得,《绯闻少女》中的Chuck Bass的住址就是卡莱尔。

卡莱尔的故事太多,从杜鲁门总统开始,很多任总统都把纽约行宫设在卡莱尔,其中34曾的一套复式私邸就属于肯尼迪总统。梦露唱完那段销魂又出名的“祝总统生日快乐”后就鬼鬼祟祟地从员工通道潜入那间私邸和总统幽会。肯尼迪遇刺后,杰奎琳·肯尼迪带着孩子住进了31层的套房,直到10个月后远嫁希腊船王奥纳西斯。


戴安娜王妃在纽约也住在卡莱尔,她的儿子威廉也不例外,威廉和凯特访美沿袭了母亲的投宿喜好。曾进出这扇金属转门的还有萨科齐和布吕尼、克鲁尼和娇妻、维多利亚贝克汉姆.....看看,这就是志趣相投,出没地点在世界各地都相同。
明星在卡莱尔门口都不会急进急出,都会驻足、膜拜、礼貌地接受洗礼,在这里接到克鲁尼签名的机率极高。
另外还能鉴赏哪款DIOR包包又成了布吕尼的新宠。
酒店内部是个彻彻底底的旧世界,还原了上世纪30年代盛行的ART DECO或是路易十六风格,迷恋他的是各种老年人或怀旧者,开电梯的老爷爷几乎是一部活历史书。

当然,还有更有趣的事儿,例如,伍迪艾伦定期会在此演出,提前半年订座还是客气的。妮可基德曼在这里出门时被撞了个四脚朝天,最后整个跪倒在地毯的花体首字C上。无大碍,门童已鉴定。


更重要的时,AW在此和她的偶像合了影。


马克

The Mark

马克酒店原来是纽约的文华东方,约翰尼德普和凯特莫斯打闹砸房的事件MS就是在这里发生的。
大约2005年左右,酒店进行了闭门大修,待其重新问世后,这座建筑物成了精品酒店和豪宅的混合体。

而且设计师Jacques Grange赋予了其调皮、时髦、柔美的多面相。黑白配、柔美材质和鲜亮色彩的放佛VOGUE撞色大片的调色盘。

2015年,AW把马克酒店钦定为Met Gala的特约酒店,几乎所有明星都是踩着其斑马条纹地面出发,移步至主会场大都会。再加之2015年Met的主题劲吹中国风,华人一线女星除了张曼玉几乎全勤,闪亮指数爆棚。


伦敦

丽兹

在AW的老家伦敦,丽兹依然是首选。在纪录片《九月刊》中,你们还可以看到AW征用了一间绝美的红色房间开会,然后她赞叹到,应该用这个房间开个派对。经过比对,那个房间并非客房,而是私人宴会场地,称为William Kent厅。


伦敦丽兹和巴黎丽兹同为奢华酒店奠基人凯撒丽兹的杰作,伦敦丽兹是后来者,建于1906年。凯撒丽兹立志打造伦敦最登峰造极的地标,他并不满足于自己拥有的建筑空间,于是写信给隔壁邻居Wimborne勋爵祈求对方出手其华邸,以延展丽兹的体量。结果勋爵回信道“我打算扩建我的花园,你的丽兹多少钱出手?”。


当丽兹最终如愿获得勋爵的府邸,已是一个世纪后的事儿了。酒店利用全新获得的空间打造了3间套房和5间餐室,并与酒店主楼用廊道串联。AW携手出镜的红色文艺复兴风格房间昔日隶属于勋爵府邸地盘。

酒店如今依然沿袭严格的着装制度,以完美封存旧时代的遗风。这些坚持没有白费,2002年,酒店获得了查尔斯王子的皇室御用许可认证,是皇室宴会和餐饮的御用供应商。没记错的话,整个腐国应该只有伦敦丽兹和GORING两家酒店享有此等荣光。


米兰

四季

四大时装之都里的最后一个,米兰时装周期间,四季是AW的御用。钟情此酒店的还有卡德姗、超级粉四季的Taylor Swift等一杆大V。
这间酒店地理位置绝佳,被几条时尚街和奢侈品街萦绕,酒店前身为15世纪修道院。

这间酒店在米兰的地位似乎没有后期之秀能翻盘。酒店近几年还请出女神设计师Patricia Urquiola打造了如梦似幻的地下水疗空间,还整出了时装主题的时尚套房,一改其过分保守传统的老面貌。
AW在这里和卡德姗相谈甚欢,然后我们很快在VOGUE封面上看到了卡德姗。
不过不争气的事情又出现了,卡德姗携女儿在发布会坐到了AW邻座的位置,本来或许是能PK贝小七的好事,但最终以卡德姗女儿在秀上大哭大闹随后被迫离场而告终。不久后,AW推动了婴儿的秀场禁入令。



北京

半岛

AW今年初第二度访华,她在北京入住在半岛。这间酒店目前正在进行大刀阔斧的翻修工程,原先的两间客房会被打通成全新的超大乞丐房。
内部格调也将完全变成黑白配+高科技(上图摘自VOGUE)。



时间篇幅有限,暂且奉上如上,酒店能够串联起美妙的旅程和精彩生活的种种,也有助于好品位的养成和更多创作灵感。致Anna Wintour以及她增彩的一杆有故事和灵魂的好酒店。


--The End--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精彩旅程


Copyright © 长春酒店推荐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