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酒店推荐网络社区

东坡节花絮6:三苏祠

望坡闲情2018-06-03 14:07:47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眉山东坡文化节项目之一,参观三苏祠及三苏纪念馆。这是我第三次参谒三苏祠了。


三苏祠东侧,墙内耸立的是千年黄桷


第一次是二〇〇七年十一月参加盛大的东坡国际文化节之间,初游三苏祠,作七律《谒三苏祠》曰:

 

问君何事访三苏?才聚一门千古无。

岷水含烟多秀色,眉山敛黛蕴瑜珠。

仰观祠宇分神智,久立虚堂开下愚。

莫怪凡夫附风雅,端能乐坏蜀先儒。


三苏祠里的雕像,堪称东坡雕塑的经典之一


又作《观三苏纪念馆》云:

 

遥向祠堂馆宇新,煌煌文物实堪珍。

唤鱼池畔存真像,绝版书中贮大钧。

鸿爪萍踪来眼底,丹青翰墨洗征尘。

依依别去情无尽,常使游人醉入神。


夹道树立着两棵参天银杏,两苏之象也,金黄的树叶落了一地


        第二次是二〇一〇年八月参加苏东坡某专题研讨会期间,再谒三苏祠。彼时自皖至鲁而复至蜀,览都江堰后赴眉山之会。会间不幸染疾,浑身发冷,接待人员相陪而至一诊所打吊针,次日果然病愈,因戏作小绝,大会发言时读之,众皆绝倒。



三苏祠内园林小景


其诗云:

 

万里迢遥岷水行,忽然心热指头冰。

只因身在苏家院,小恙原来也觉荣。


老苏之象,就看他的称呼吧


一晃已经七年过去了,鬓已衰而心依旧,于是三度游览,兴趣未减。

汽车停于纱縠行路侧,三苏祠墙外,大家都很兴奋地来到大门口留影、合影,却不知有几人注意大门牌额的那三个字。那是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所题,笔法严正,清刚宽博,气韵洒脱,堪称何绍基书额之代表作。何氏之书源自鲁公,其回腕法,当代人所解读者不少,启功先生曾未指名讽之曰“猪蹄腕”,我一直怀疑今人之解读不一定正确。



何绍基题额,观之不胜感佩


北京计亚男者,第一届东坡文化节在儋州举行时认识的。当初是由儋州倡议,黄州、惠州共同协商而创办东坡文化节,每年轮流主办。第一届东坡节的策划我参与了论证,东坡节中的国际研讨会由我和著名朗诵家陈铎等人共同主持,亚男女士是特邀嘉宾。我是带着幼子天佑而往的,小儿才几周岁,女士甚是喜爱,时而相逗,小儿亦喜与之相戏。今年是第八届,便知已经过去八年了。


第一届(儋州)东坡文化节期间与幼子天佑


本次东坡节的研讨会安排在黑龙滩长岛洲际酒店。那天早晨,我正在池塘边逗引天鹤,听到有人呼唤“李老师”的声音,回首间,惊见乃是计亚女士。时隔八年后再的相逢,仍然是那么亲切,东坡之缘若此。


长岛池畔美丽的天鹅


亚女士是初次来此,遂与相伴而访于眉山三苏祠,曾长期工作于三苏祠的何家治先生亲为解说。未竞,《苏轼全传》呼去参加《苏轼全传》首发式。首发式结束后,时间已很紧迫,复反身于祠中,匆匆而览于园林之间。亚男问曰,君前已两游,今之游有不同乎?余答曰,不同而已,至于如何不同,未可意外之言也。虽如此说,而此念一直时不时地浮现于脑际,终想弄清楚其中之妙呢。


三苏祠内船坞


归至溟南,细而思之,此次感觉最深者,却是大门之内祠堂之前的三颗古木。进门即见夹道两株银杏,笔直参天,不知其数百年也。门东侧墙角,复有一木,名曰黄桷,龙钟而繁密,据说已近千年。咦嘘乎,离开三苏祠久而不能去其影者,原来在此三木也。二十七日独饮,数杯之后,诗句不期而至,因成五言古风。


滋养天才的苏宅古井,旁边有苏老泉手植之黄荆,并为祥瑞


其诗云:

 

祠前有三木,参天郁葱葱。

一木类颖滨,一木类长公。

一木墙角立,髯髯老泉翁。

拜此三木象,遥遥振古风。

 

咏罢而自笑曰,咏三苏祠者,此其别裁也耶?


苏母教子塑像


三苏祠园林小景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望坡居士草于三亚之齐一斋


Copyright © 长春酒店推荐网络社区@2017